抖音小说

字:
关灯 护眼
抖音小说 > 完美隐婚 > 721,意想不到的婚姻 44 明天,我们去把证领了吧!

721,意想不到的婚姻 44 明天,我们去把证领了吧!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721,意想不到的婚姻44明天,我们去把证领了吧!
  
      不管有多不高兴,周日总归还是去了。
  
      八点,邝美云带着儿子邝胤,由两个保镖护着直飞香港。
  
      午后一点,他们站在出口处,静静的等候着。
  
      班机准时抵达,伴着涌出的人流,彭柏然落在最后,戴着墨镜,着黑色衣服,一身肃然。
  
      人群中,他独自一人推着行李,脚有点跛,走得有点不是很利索,显然,脚上的伤还没有全好,而身边并没有其他人——那个雪莉安没有跟在他身边,背上则规规矩矩背着一个背包,包内鼓鼓的,里头好像塞满了东西。
  
      “老爸……”
  
      邝胤见到半月不见的父亲之后,就飞也似的奔了过去。
  
      彭柏然并没有像以前那样将儿子抱起来狠狠的亲吻,而是淡淡的伸手,在儿子头上轻轻撸了几撸,低低问了一句:
  
      “想老爸吗?”
  
      “想!”
  
      邝胤重重点头,用强烈的肢体语言表达着心中的想法:
  
      “老爸,乘了这么久的飞机,累不累?”
  
      “不累,走了。”
  
      彭柏然牵起了孩子的手,走向了静立在不远处的邝美云。
  
      “你不是说两个人吗?”
  
      邝美云轻轻地问,往他身后望了又望,并不见有人跟上来,心里自是生出了层层诧然。
  
  
      “嗯,两个人。”
  
      他淡淡应着,摘了墨镜,目光深深的。
  
      “那另一个人呢?不等她了吗?”
  
      “在我背包里。”
  
      这一句让邝美云整个儿呆住,目光直直的就往后面背包瞅了过去,心头狠狠的被什么给撞击了一下:这个人自不会做犯法的事,所以,这背包里能装的只可能是:一个人的骨灰。
  
      “是谁过世了?”
  
      他的神情凝重大概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吧!
  
      “走了,我让人来接的车应该在外头等着了!”
  
      彭柏然领头走在前面,没作任何解释。
  
      邝美云呆呆看了一眼,心里疑云重重:
  
      这一次,他回英国去,到底是去结婚的,还是去参加丧礼的?
  
      *
  
      维港。
  
      一艘汽艇上。
  
      彭柏然把一个骨灰盒搁在一张八仙桌上,桌上另外点了蜡烛,摆了四荦四素祭品。
  
      几支高香在他手指上被点燃,空气里有一股淡淡的高香的味道,弥散了开来,随即,他把高香分到了邝美云和邝胤手上。
  
  
      “小胤,过去,给这位叔叔叩个头,上个香。”
  
      彭柏然轻轻的吩咐着,目光静静的落在那个骨灰盒上。
  
      “哦。”
  
      八仙桌前的地面上,铺着一张红色的地毯,邝胤跪上去恭恭敬敬的叩了三个头,而后站起,在彭柏然的指引下,把香插到了香炉里。
  
      “小邝,你也去上个香吧!”
  
      他看向邝美云,神情是怅然中带着憾然的:
  
      “很遗憾,我没办法在生前把你介绍给他认得。如今,他没了,我总该完成他的心愿的。”
  
      其实,邝美云挺想问:为什么你就该把我介绍给你的朋友认得。到底没问,死者为大,给以尊重,那是必须的。
  
      她自是没有叩头下跪,执香深深三拜,以表示对死者的敬重。
  
      彭柏然看着,神情微微一暖,最后,他上前也拜了三拜,插上香后,望着外头那朗朗晴空,淡淡的笑容一点一点舒展开来,嘴里更是轻轻说起了话来:
  
      “阿邵,这下你终于能衬心如意了吧……
  
      “我儿子,我儿子的妈,你都见到了,如果世上真有天堂的话,你应该很欣慰了吧……
  
      “他们都很不错,对吧!
  
      “你放心,我知道该怎么做了,我的以后,我会好好处理的。
  
      “你呢,只要顾着自己一路走好就行……
  
      “看,外头就是你喜欢的维港,你最留恋的地方,今天天气很好,你感觉到了吧……
  
      “桂花的味道,你闻到了吗?”
  
      对着那骨灰盒,这个长得冷硬无比的男人说了很多感性的话。
  
  
      邝美云静静的听着,感觉他和那个已故之人,感情非常的深,深到让他因为这人的过世,而无比悲痛。
  
      于是,她再次困惑了。
  
      是不是,这半个月以来,她所困扰的事,完全就是自己在胡思乱想?
  
      他回英国的这些日子,根本是在承受一场绞痛心扉的生死离别?
  
      “老爸,这人是谁?”
  
      邝胤走上去,盯着那个奇怪的盒子轻轻问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彭柏然低下了头看他,摸他小脸,低低解释了起来:
  
      “那是老爸最最要好的朋友。他去世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哦,那他是怎么去世的?”
  
      “生病。”
  
      “治不好吗?”
  
      “治不好。”
  
      “老爸,你别太难过了。你还有我和妈妈呢!”
  
      邝胤小大人似的伸手拍了拍彭柏然的手背。
  
      他应该是不懂死亡的具体涵意的,但是,话说得格外的暖人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